[连载小说]中医人(1)

职场故事 阅读(1948)

指南:我很长时间没有更新这部小说。开始尝试写中医。

首先,

雪岩站在地铁上,在他面前的窗户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。他忍不住站起来,微微歪着身子。他感到非常美丽和微笑。我从肩包里拿了一面化妆镜,擦了擦眉毛。然后把镜子扔回袋子里。

在薛浩完成这一系列动作后,她突然觉得她的眼睛周围有不同的样子,转过头,看到了下一个座位,她同龄的男人对她微笑。

薛雨觉得对方很熟悉,记不清了片刻。在两个男人眼中的两秒钟里,男人一如既往地保持着初始的笑容。

“我认识你吗?”薛瑜忍不住先问道。

“薛医生?我是你的病人。”男人的口气似乎根本不问薛瑜。

“哦.”,薛瑜想了一会儿笑了笑:“我很抱歉,有时病人太多,记不太多。”

当我听到这个时,那个男人并不在乎。他挤到一边,试图走出空位,表明薛雨“坐着,薛博士。”

那个男人旁边的阿姨被挤得很不舒服。看到他后,他只挤出了半个屁股的座位。他一脸说道:“你们,你们不会起床,让薛医生来吗?”

男人的身体是一顿饭。 “阿姨,你说这是对的,我没想到。”

阿姨给了他一个空白的样子,不要说太多。

薛雨心想,这是个笨蛋。从好的方面来说,他很快就说:“不,不,我有两站。”

男人是真诚的,站起来,伸向空座位,让薛雨再次坐下。 “附属医院还有5站。薛医生,你坐着,欢迎你。”

他们已经引起了这一排乘客的注意。为了避免怀疑,薛瑜别无选择,只能辞职。他必须坐下来想说谢谢。这个男人已经兴奋地说:“薛先生,你给我的最后一个食谱,我喝了一会儿后,多年的胃病好多了。非常感谢你。”

薛雨听到“处方”一词,她几乎没有自杀。与此同时,她成功地吸引了一排人的注意力。每个人都看着他们,抓住他们的耳朵听取补救措施。薛瑜觉得他和那个男人就像一对在街上卖强力药丸的夫妻。她想假装她没有听到。她转过头,看到她旁边的阿姨,看着她一脸惊讶和崇拜。 “你是附属医院的医生吗?”

薛瑜礼貌地点点头。

“我也厌倦了旧的胃,有一天我会去见你。”似乎阿姨似乎很感兴趣。

“哪一天?”薛雨问了一下。

阿姨,“啊.你有哪个部门?”

“中医科。”

“中医,年轻,年轻,有前途,年轻有为。”阿姨一直不诚实。

他们既彬彬有礼又彬彬有礼。

杀死阿姨之后,薛雨才能够注意到这个男人。她觉得他要来娶她。补救措施,亵渎和薛雨最讨厌的事情,可能就是她所说的。

显然,这个男人已经觉得薛雨的热情并不好。就在地铁到达车站的时候,那个男人把他的背包分开,然后向薛雨挥手。 “薛医生,第二天说再见,再见。”

薛燕微微一笑,点点头,希望不再见到他。

还有几站下车,薛瑜想闭上眼睛,抬起众神,但当他想到家里中午发生的事情时,他感到困扰和皱眉:

“嘿,当你每周休息一下时,请带上你的陈波波副本。我已经告诉过陈波波,我必须很好地学习中医。未来的前景很好。”薛国庆满怀期待地看着薛瑜。 “我看到中医大学的中医师不是正宗的。做好西医,这很尴尬。”

“我不会去。”薛雨把半吃的碗推到餐桌上,看起来很不高兴。 “你怎么能不让我哥哥学习?”

“你,这个孩子,你从没有看到你的兄弟白天到晚上,手术,哪里有时间。”薛国庆也推着碗,看着没有一波食物的妻子,悄悄地把碗拉回来,“让我们说,你最初学的是中医。”

“中医,中医,中医,你给了我志愿者的变化吗?即使你非常喜欢中医,你为什么不自学,为什么不让我哥哥学习?为什么能我哥哥做他想做的事情?“我想做你想做的事吗?”薛瑜说“中医”这个词是一种委屈。在高考开始时,她想申请医学大学就像她的哥哥一样。我不知道哪一个秘密改变了她的中医药。大学。现在似乎每天都在她的屁股后面,中医就是黑手。薛瑜暗暗发誓她已经转学到了在过去几年的研究生院里,她转投西医,不能让薛国庆做任何事情。

“你,这个孩子,我们.”,薛国庆看着他的妻子停顿了一下。 “我不适合你,中医怎么样?中医比你哥哥好,你的名字有缺陷,知道原因,算命时,你是天生就是中医,所以我们用太阳四维的尴尬。“

“那么我哥哥有一个场景,张仲景的场景,你为什么不说他也是一种中药材?”

“你哥哥的风景是陈景润的情景,它与中医无关,不相信你问你的妈妈。”薛国庆轻轻地对妻子说:“是的,我老婆。”

陈丽看到父亲和女儿即将起床,放下筷子,慢慢吞下口中的一口米饭说:“嘿,你父亲说的是对的.”。

“不,你母亲说话了。”随着妻子的支持,薛国庆的傲慢立刻起来插话。

陈丽回头看着薛国庆,薛国庆身材矮小。

薛瑜很自豪地向薛国庆挑眉。

“嘿,我知道你不喜欢中医,你的父母不会强迫你。改变你的志愿者是非常错误的。我们并不古怪。你的兄弟自愿说出来,这是他第一次犯罪,没有经验,也没有成功。现在已经是这样了。你已经去了中医科工作。最好利用你的空闲时间跟随陈波波根据你父亲的说法吸取教训。如果你仍然不喜欢中医,你可以看到你想要怎么做。我们不再坚持你。“

陈力是中学的一名特殊数学老师。薛国庆是一名体育老师。根据中学对文化课程的态度,这个家庭也呈现出同样的权威地位 - 锤击的最后时刻是陈力的决定。不要在早期看薛国庆。

假虎尾再次站起来。

“不要太高兴,我会给我母亲一张脸,我必须先考虑一下。”薛雨拉开刚被推开的碗,拿起筷子,将剩下的饭碗拉进碗里,然后将碗彻底推到薛。国庆节,“我今天不洗碗。”

虽然薛国庆被亵渎了,但他看到薛雨并不那么生气,他有改变主意的意思。他非常高兴地说:“只要你去陈波波,我就会给你一碗生命。”

“我并不罕见。”薛雨没有欣赏它,转身离开餐桌,回到自己的卧室。

陈丽微微一笑,没有说话,继续吃饭,薛国庆似乎已经决定,妻子可以解决一切,还蹲着小曲吃饭。

过了一会儿,薛瑜背着肩包准备出门。

“你为什么走?”薛国庆和婆婆起来了。 “我刚吃完饭,我必须在活动中休息半小时,然后说多少次。当肠子被切断时,不要说我没有提醒你。”

薛雨看着无奈。对于薛国庆的老话,他的耳朵听到了蝎子,他穿着鞋子说。 “我不想,我回到医院。我帮助我的同事晚上上夜班。”

“医院?你不早点说,给你的兄弟在家吃一顿饭。一天的手术没有用餐。我不知道这个胃是不是能忍受它。你会等我的。”薛国庆放下餐具,冲进厨房。透过橱柜看了很久,突然露出了厨房。 “你讨厌你的兄弟。下次谁会回家给你带走你带走的饭盒?没有七八个盒子。记得吃饭,不记得,走走,快点,没有盒子填补米饭。“

“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是我兄弟使用的。你说他,你跟我有什么关系?你不是在嘲笑薛,你生闷气。”薛雨对薛国庆的嘴巴露脸。

“你是一个死去的女孩,记得吃饭,不记得别人,白眼狼,快点回到医院,现在你会费心去见你。”

“好吧,你得过来吃饭,孩子们没有在医院吃完,他们多大了。”陈力说,薛国庆蹲了下来。

“妈妈,嗯.国庆节,我要走了。”

“死的噱头,打电话给爸爸,记得去找你的陈波波。”

薛雨在哪里等薛国庆说话,他一滑下就逃跑了。

三甲医院的中医住院部应被视为最悠闲的临床科室。夜班基本上没有急诊室,病房里的病人也像其他病人一样对待。薛宇检查了房间,什么都没发生,溜到护士站,跟夜班护士聊天,幸福地聊着,两人听说有人敲了中医科的门,再次按门铃。

“我会看看它是谁。”薛宇拿着钥匙转向大门。

是薛静穿着白大褂和嬉皮笑容。他带了一袋放射学。他不知道该穿什么。他把白色的镣铐撞到裤兜里,看到薛伟对她大喊:“快开门。打磨,你是一个手术.”。

“停下来”薛雨不得不把钥匙插在门上,把它放下,“顺便说一句,我想进来闭嘴,扣上你的大白扣,并认为你的虎,老虎和老虎正在行走,带风。“

薛静并不生气,闭嘴不说话,他的手还插在裤兜里,而且他不扣。

薛静跟随薛瑜去了中医科。他刚刚经过护士站,看到了更多。他立刻冷冷的表情改变了脸,点了点头。

薛对薛静眨了眨眼睛,咧着嘴笑,懒得戳他。

当他们到医生办公室时,薛瑜问:“你今天还在值班吗?”

“没有值班,只是在手术中,我听说你在值班,过来看你。”

“很少.”,薛瑜看到薛静的头发刚被洗掉了。他知道薛静的权利是对的。他真的只是洗澡,非常羡慕。他说他不宽容。你什么都看不到。“

“我听说你今天要回家吃饭,国庆节期间已经清理干净了吗?”

“国庆节打电话给你,他清理我?你相信吗?国庆节喜欢给自己一块金子。”

“你去陈博纳学中医吗?”

“是的,”薛毅听了中医的话,立即发泄了他的愤怒。

“好吧,这次我支持你,有多少年龄,这取决于脉搏。无论谁驯服你的思想,你都不幸传播这样的瑕疵。”

这似乎不是他的尴尬。

“好吧.我今天只知道一件事,我不敢对你这么说。”

“你想要战斗,仍然隐藏。”

“这是妈妈,妈妈的原话:改变我的志愿者是非常错误的。他们并不古怪。你自愿参加高考,但你第一次犯罪,你没有经验,你没有改变你的成功。“

“靠,仔细想想,”薛静看着震惊,不相信并问薛曦,“妈妈的原话?”

薛瑜点点头。 “在余生中,还有运气吗?”

“嘶.”

“你的牙髓有疼痛吗?”

“我以前认为这是国庆节。你认为它背后的策划者实际上是一位母亲,国庆节对母亲来说一直是大炮,但也是一种屁。”

“妈妈今天说完了,我原本以为是为了帮助国庆节,但是我回到了医院,并试图弄清楚。在我们家庭这么大的情况下,只有母亲有这种沮丧,大笔迹,或者国庆节可以安全这么多年吗?“

这是薛的吸引力转向点头。 “我将来能找到像爸爸一样的女人,很好。”

薛静的话题太快了,薛瑜几乎没有赶上,“嘿,无耻。”

“我也很惊讶你一开始就半死了,这两年你有诚实吗?”

“愤怒有什么用,将来没有机会.”薛雨静静地说道。

“嘿,我知道你想参加一个专业的研究生考试。如果你想去那里,你可以阅读。我可以给你60,700,000。如果你做不到,你可以借用它。 “

当薛毅听到这个消息时,他的心很柔软,他感动得流泪,忍着忍受。 “你是从哪里来的?不要把它交给你的母亲。”

“妈妈正在帮我嫁给房子,不是那么严格,我还能指出多少,哦,你不关心我的生意,兄弟担心你。”

薛雨完全流泪了,他以为薛景曼并不在乎把放射袋递给她。 “看看你的部门。明天晚些时候我会回家帮我把这些饭盒拿回来。忘了,或者再打电话,有两个可能没洗过,你就有时间洗了。”

“滚”,薛燕的脸变了,视而不见,手还是老老实实地拿着包。薛静没有办法让薛羽讨厌并且愿意帮助他。

薛瑜送了薛静,锁上了住院部门。

不止一张脸请过来,“薛先生很帅,有女朋友吗?”

“不,”薛燕带着刮风的背影看着她哥哥的背。

“哦”。

“更多,你的意思是,你不会看着他。”薛育才反应过来,脸上露出笑容。 “32岁,没有房间,没有车,没有坏习惯,四个身体的优点都不勤奋,家里有一个妹妹,有工作,母亲和父亲都退休了。将来,有买房和买车的能力,但婆婆不太可能带孩子。考虑一下。“

“你讨厌,谁问你这个。”许多面孔都是红色的。

“你可以考虑一下。如果你有机会,只需捡起来,你的阿姨就很期待。”

“滚动”,不仅仅是一只白眼睛,转身咧嘴笑了。

薛伟没有去陈庆波的党的副本半个月,因为她不想去。无法抗拒薛国庆一天三次,老婆婆就像一只蟑螂。放慢计划,说从下个月开始,先安排医院的事情。

晚上,薛瑜在住院部执勤,并写下了病历。没啥事儿。护士站打来电话。 “薛博士,有一位病人说他正在找你。如果你认识我,你就会开门。”

薛雨冲了过来,看到那个中年妇女站在门口,骨瘦如柴。薛雨想到了这件事。这是两个月前住院的病人。

“阿姨,你为什么半夜来到住院部?怎么了?”薛淼的问题不是没有理由的。中医没有急症病人在半夜。我们不能总是在半夜服用急救药。

“今天,我碰巧经过了医院。你介绍给我的老中医近年来看了我的发烧。我来这里是为了特别感谢你。这里有一些水果。拿走它。”在那之后,这位中年妇女手里拿着一袋香蕉。这一次,苹果被塞进了薛淼的手中。

“阿姨,这是不能接受的。陈博士向你展示了最好的。我应得的。”薛莉无法抓住这位中年妇女,手里拿着两袋水果。这位中年妇女转身离开。薛淼没有喊。

看着这位中年妇女离开,站在她身边,Duo伸手从雪苗的怀里拿起一袋苹果。 “来吧,为你而来。”

“让你的护士站立,谁想要吃,谁接受它。”薛淼等人把门锁上了,他们回到了护士站。

“病人有点熟悉。是谁?你在哪里推荐老中药?什么更好?问多好奇。

“难道你不记得在我们部门住了一个星期的病人吗?”

“看起来有点令人印象深刻,我一直在夜班工作两个月。大多数病人都回家了,我记不起来了。”

“难怪。”

“难怪?”

“这也不是一种严重的疾病。它会持续两年。每天下午它会发烧。温度大约是38摄氏度。每家大医院都看过它。它不包括感染,足结组织疾病和肿瘤。找不到原因。这不允许我们接手,活了一个星期,我记得导演还开了中药,清古散或清好别瞎三,没效果,我把它介绍给了我的父亲和朋友。

他的眼睛扭曲,脸上带着兴奋,他提高了声音,大声喊道:“真的吗?真是太神奇了。为什么它到底治好了?你刚才没有问过什么。你还给我一个阻塞的地址老中医。我去看看贡汉。

“什么感冒?”薛宇茫然地看着他,看起来很反感。 “它还冷吗?龚功,你用温度计测量了多少度?”

“薛伟,你好,毕业于中医大学,龚汉是你这么孤立的。”虽然我知道薛瑜不喜欢中医,但看到薛瑜如此鄙视,这仍然令人难以置信,噘嘴说:“无论如何。无论如何,我要去找中国老医生看宫寒。”/p>

“好吧,给你地址,并为你服务。”薛瑜不是一个喜欢和别人争辩的人。他通常与部门有良好的关系。当他打得更多时,他会让她离开。

“但我不知道,这位阿姨怎么知道我晚上上班?”

“哦,应该是我说的。不要这样看着我。有人曾打电话给部门,询问哪位医生值班。应该是这位阿姨。”

薛瑜:“.”